春霞西安心理咨询7X24小时服务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益慈善 > 公益慈善感悟

被抛弃的孩子,该如何面对人生?

时间:2017-10-27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     男孩S,出生在铁路边的小村里。因患有先天性脊椎隐裂从小只能爬行生活,六岁时候的一天晚饭后,妈妈带他去坐火车,S回忆说在火车上很开心,和对面叔叔聊天,妈妈还抱了他。之后妈妈说去上厕所,S便一直等待,直到天黑,妈妈也没再回来。

就这样S被妈妈遗弃在了火车上......
        S在诉说被遗弃经过时特别强调自己没有哭,但我感到眼睛和鼻子一阵酸楚,胸口有一种窒息感,想起此场景不禁心碎神伤,感叹孩子压抑了多么巨大的痛苦。督导师说道:“孩子的痛苦很深,而且是很稳定的痛苦。”
        S到福利院后,经过两次手术已经能站立行走。但术后左足内翻,大小便失禁,和分析师工作时候是12岁,仍在使用尿不湿。福利院的家庭妈妈觉得S很懂事很内向,不愿和外人说话,很少和别的孩子玩,特别爱干净。
        青春期的S对异性的体味和身体特别感兴趣,平日有偷窥姐姐和妈妈换衣服的举动,但当着别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的面却基本低头不说话,只和几个一起进学生队的孩子来往。在咨询师面前,会比较凶地对待学生队的孩子,让分析师觉得有领导的味道。S很文静,目光好似在躲闪什么,更鲜有与人对视。S智力正常,在社会学校成绩优异,分析师还感觉他会观察周围的事情,挺有主见。
        S的第一次沙画布满的大多是低矮的沙具,有蛇、矮草、草坪,整体画面感觉立不起来,比较接近平面,趴得很低。S从诞生起就是爬行生活的,在人前抬不起头,加上被妈妈遗弃,创伤很深、内心很自卑。当S步入青春期,开始体会到对异性的兴趣和需要,但他不敢和人目光对视,无法在女同学面前抬起头,这对于S的内心来说是煎熬的。
        督导师引导我们从整体感觉上比较第一次和第六次沙画,第六次时候S首次先放下了一座高耸的宝塔,再陆续放下了其他几座高塔,这带给人一种崭新的体验,高塔有雄性特征的象征意味,而把高塔放进沙盘对于幼年期只能爬行的生命来说,开始体会到挺立的感觉,或许象征人格开始体验到自信、耸立感,这样在别人面前才是一个腰板直立的人。虽然只在这一次沙画中出现了明显象征男性力量沙具——高塔,但每一次的感动,每一次不同的体验,都是一次小顿悟、小飞跃,会对基本整体心理状态带来影响,一次次的小顿悟、小飞跃的逐渐积累,继而带来中等的甚至是整体状态的巨大转变。
在第三次工作的时候,S告诉了分析师自己被遗弃的经过并强调自己没有哭的事。这一次S只摆了6个小兵,还把他们掩埋起来,并说:“森林被破坏了。”我感到深深的荒凉和压抑。
        到了第四次和第七次的沙画,督导师再次引导我们比较两者:两次沙画摆的内容相似,但方位不同。第四次的时候,S在自己面前约占沙盘一半的地方摆满了草坪和花草,靠上面另一半的沙盘是什么都没摆放的“荒漠”。而第七次的沙画,S是在自己左手约半边的沙盘,也就是分析师面前的位置,摆满了草坪、花草,花草前还多了三个领头的小兵,自己右手半边沙盘才是“荒漠”。两次沙画虽然看上去只是转了个角度、变了方位,但却是内在的飞跃性改变导致的。第四次沙画呈现出一个分裂的内心世界:只有S自己的这一半世界是绿色的有生命的,外在的另一半世界是无生命的荒漠就像日常的自己很孤独,不合大家交往,只剩他自己。S在用花草、草坪把自己从外在世界中隔离,深深地保护着自己。由于S的创伤很深很苦,这样把自己和外在世界分隔开,某种程度上可以很好地保护自我,从而当创伤和挫折来临的时候自己的世界不至于彻底崩溃。
        第四次沙画呈现出S自己和外在世界的对立、分裂,是S基本、总体心理状态的表达。而第七次沙画的明显差别是,外在世界已经有一半充满花草,只有一半是荒漠了,世界有一半性质变了。这两次沙盘互相呼应,是内心基本心理状态的改变。碰巧这次工作开始前,分析师经过下面的球场看到S和其他孩子在打球,奇妙地展现出现实生活也在悄然发生变化,他开始逐渐多地和人交往,就像沙盘中呈现的有一半世界开始长花长草有了生命,不会和人绝对分隔。第七次的花草前比第四次还多了三个小兵,士兵象征勇往直前,一股力量和勇气在前面开路打破和他人交往的隔阂。如果第六次沙画中男性力量的出现是一次顿悟,那么第七次反映出的就是基本心理状态的整体改变,渐修是在顿悟中实现的。
        和第七次的一半绿色世界相比,第八次的整个沙画世界充满了绿色,还有4、5朵鲜艳的花。孩子在花草中埋下了一只红色蜘蛛,在人类的普遍感受中,蜘蛛大多象征邪恶母亲,有毒的,把孩子缠住笼罩住。往往只有父亲有力量抛弃孩子,但这个S是由母亲抛弃的,由此的伤害是尤其重的,孩子只能通过强调说自己没有哭来隔离如此疼痛的情感,就像掩埋蜘蛛一样深深地埋藏、深深地压抑。同时,红色蜘蛛的红让我印象深刻,我仿佛闻到浓烈如血的情感。第八次沙画充满花草树木和一些野生动物,和内心原本完全荒漠化的世界相比已发生了很大不同,同时植物蓬勃的生命力也象征着性。
第九次沙画摆满了各色宝石,有种愉悦、充满希望的感觉。第十次工作没做沙画,徒手玩沙子,或许可以理解成暂时退行回到“荒漠”。督导师认为沙盘中的沙子象征杀戮与破坏,是表达纯粹的毁灭的,只徒手玩沙子的人,不管摆弄成什么形状,即使摆得很好看、写了很多字,也是在通过沙子表达内在很多毁灭性、杀戮性的情绪,对这个压抑着巨大痛苦的自卑S来说,能够纯粹地表达出内心混乱不堪、无以言状的难以表达的复杂情绪,是很不容易、很需要勇气的,所以这是进步性的退行。
        由于有勇气表达纯粹的毁灭,也就出现了第十一次有水的湿沙盘。这次湿沙画堆成一座山,形似乳房,或许这是孩子内心对被母亲抛弃的感觉首次的比较实在的一种修复,即使不彻底,但至少开始出现好的母亲、爱的母亲、有滋养的母亲意象。
分析师不是S的母亲,沙盘也无法给S带来母亲,但分析师的陪伴和沙盘的工作,或许让S内在的母亲客体得到成长。虽然你曾被抛弃,也不妨让我们给自己一个拥抱吧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志愿者顾小萍整理于2017年10月)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:029-84386656 13991945491联系人:马老师 QQ: 1845130674 邮箱:286713183@qq.com
Copyright© 西安市莲湖区春霞心理咨询工作室 地址:西安市南二环西段(西桃园站西安长峰医院)E动空间1408室 陕ICP备1501236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