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霞西安心理咨询7X24小时服务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成功案例

情结与阴影的关系

时间:2018-06-04  来源:  作者:马春霞老师
本文是原创文章,是本人在东方心理研究院学习期间论文作业,案例部位已经改编,请勿对号入座,未经允许,请勿转发,违者必究!
情结的概念:
情结是荣格通过词语联想技术而发现的情感基调团,情结理论属于荣格早期的理论。荣格在1934的《情结理论回顾》比较系统精确的描述什么是情结:情结实际上是“心理碎片”。它们的起因通常是所谓创伤、情感打击或类似事件,这样的事件会把一部分心理分裂出来。荣格在“情结学说”中是这样说的:有些干扰词,涉及到了私人问题,而且是具有痛苦特征的私人问题,我和里克林引进了情结这个术语,来指代私人问题,因为如此,私人问题通常是有某种情感基调聚拢在一起的思想集合。病人刚开始来治疗时,不会坦率的谈到自己的隐私问题,荣格认为,情结是引发神经症的罪魁祸首,通过词语联想,致病的情结很容易找到。由此可见,情结是一种情感的云聚,是一种情绪团,是一种情感基调,反应的是个人的心理问题,情结属于个人,来自于无意识。
情结最常见的一个起因是道德冲突,这种冲突的根源是显然不可能维护自身本性的完整性。这种不可能性的前提,是有一个直接的分裂,而不论意识心理是否意识到它。一般来说,任何情结都明显是无意识的,而这自然确使了它们有更多的活动自由。在这些情况下,它们的同化能力将特别明显,无意识能够帮助情结同化自我,从而导致人格暂时的、无意识的改变,这被称为“与情结认同。
情结是被压抑在无意识中,不被认识、没有管道来到意识中的创伤事件,情结在无意识中,会吸附同类的创伤事件,使其情结膨胀,反过来控制自我,自我一旦被情结控制,人就会得病,症状源自于情结。而且情结的自主性越大时,症状就越来越强烈、越顽固,病人有自主情结,有时候完全毁于自我控制,因为情结控制的行为相当独立于自我并强加自我一个外来的意志。这说明情结在意识中不被认识的时候,也无受到到自我意志的控制。人们会把无法面对和处理或承受由创伤事件所带来的伤害和痛苦时,自我便会隔离这些创伤并强制地把它们压制到无意识中,这就形成了情结。
阴影的概念:
阴影是自己无法看见的、不愿意面对的、逃离的、黑暗的、沉重的、被掩饰在集体无意中中的,他不能直接的感知到,但是他可以通过原型意象来感知。
情结与阴影的关系:
在理论上来说是不同的概念范畴的,情结来自个人无意识,阴影来自集体无意识,情结本身是围绕着有情绪的事件,是早年有情绪的事件让人形成了情结,通常来说是有创伤性内容的,我们快乐的事情是不能形成情结的,阴影不一定与创伤无关,阴影是我们不愿意面对的,远离的,我们会认为这个东西不能在我们身上,是我们躲避的,不接受的东西,厌恶的东西,不允许有的东西,比如:自私是我们阴影的话,如过有人说我是个自私的人,我会勃然大怒的,我看到一个非常自私的人,我就会很讨厌他。我们对阴影是没有爱和喜悦以及纠缠的;就是很讨厌、很排斥;一个人如果触发我们的情绪,有可能是爱上他或是害怕他,但是如果一个人身上如果有自己阴影的话,那么我们就只有一个感觉,就是我很讨厌他,我要远离他,人是容易承认自己有情结的,比如我们的恋母情结和恋母情结、自卑情结等。包括自我也是一个情结,自我是包括了非常复杂的情绪和情感的,情结是在最初时候,大部分是来自创伤的事件,因为这些事件,我们裹挟着大量的强烈的情绪能量,阴影不一定和创伤有关系,如家里的人非常讨厌自私,那么自私就变成了家庭的阴影,不一定是在自私这件事上吃过亏或是受过伤,其实阴影的情绪非常简单,如我们没有作分析或是学习荣格分析心理学,那么我们面对阴影的方式就很简单---就是非常的厌恶,回避他,阴影是一个来自集体无意识层面的原型体验,情结是来自无意识层面的,如果情结没有被处理好,就会被阴影吸附着、裹挟着,如果阴影是一个空洞的化,就会把情结吸附到这个黑洞里来,情结的背后有很多种情绪,有一部分和阴影是重合的,厌恶的讨厌的激起了我们强烈的非礼性的情绪,这个时候我们的就和阴影叠加在一起,阴影就牢牢的把这一部分情结吸附住,把情结扩大化,不是所有的情结我们都不愿意面对,是当这个情结与阴影重合的时候是我们不愿意面对的,他的能量会更强大。在情结没有被意识到,反应在意识层面的时候,情结也会把相同的创伤事件吸附到一起,创造一个更大的情结团。
原型是一种心灵的结构,是一种心灵的抽象的模式,我们人类是通过原型意象来表达原型的,让原型具体化,原型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原型意象是无法计数的,在不同的文化中原型意象也是不一样的。 
意识中的情结,它们的结构怎么样呢?心理分析认为情结具有“个体的壳,原型的核”,即情结以个体的创伤经历为表层而却又根植于原型。换句话说,这些创伤的经历以受阻的原型动力和原型意象作为核心,聚集成为情结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这是因为原型的核心是原型动力,当这些本能的动力在环境中无法实现和满足时,它们既不能被自我所运用又无法自动消失或自行化解,所以只能积压在个体无意识中形成了情结。因此,情结实质就是受阻了的原型动力。
 我们做沙盘游戏或是曼陀罗绘画,病人的作品中首先要碰触到的就是情结,来自早年的创伤体验和情感的基调团。
下面试用沙盘游戏个案来说明情结与阴影的关系模式。
   来访者的方向(案例已征得案主同意作为写作论文使用)
这个沙盘是一个非常典型有着童年创伤的案例,案主40岁,女性,因为早年的严重的心理创伤,有着强烈的母亲情结,与母亲的情感是爱恨交加,在沙盘中她背对着家门站着,不愿意回家,不愿意面对母亲,在翎(化名)三岁时父母离异,加上母亲把她当成争夺父亲的工具,把对父亲的需要加在了她的身上,翎背负着非常大的压力,父母离异使得早年的她恐慌和焦虑、抑郁和恐惧,在心理上葬失了安全感,不能信任他人。父母离异这个事件给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深深的创伤,使得她内心的懦弱、胆小与自卑,在她15岁的时候,症状发展的非常严重,会出现一些幻象。她会担心灯泡无缘无故的爆了、后面有人偷偷的跟踪她,翎有着强烈的死亡冲动,17岁辍学在家,这种幻象导致她没有办法读书。在翎的左上角出现了一座学校,旁边有个唐曾在保护着这所学校,她现在是佛教徒,非常崇拜唐曾坚持不懈的努力,越过千难万险取得真经。对翎来讲她非常向往读书学习,40岁开始学习心理学,来完成他的梦寐以求的夙愿。渴望读书来转化他没有能上大学的创伤情结。在翎的左手边出现了一个大的骷髅,栩栩如生,刚好也是沙盘内在结构中的与母亲关系的部分重合,幼年的创伤是一个核心情结,有着强烈的情绪和情感能量,这个情结一直没有得到好的安抚和处理,被翎压抑到了潜意识中,每次碰触到就疼的要命,这个情结的一部分与阴影联合起来,吸附着阴影中更大的能量,让自我不愿意面对,想要逃避,在痛苦中无法自拔。右下角的死亡阴影是他真实的写照,她有几次想从楼上跳下去,结束自己的生命,因为翎的情结没有被化解,被死亡阴影所控制,这就是作为原型的死亡阴影和情结的联系,不愿意面对的,躲避的部位,就是童年的创伤---铸成的母亲情结与阴影的重合。 
下面这个案例也非常的典型,是一名被抛弃的男孩做的,来自儿童早年创伤情结,与死亡阴影的一部分重合在一起。 
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刚巧看到了12年在儿童福利院和一个9岁的男孩子做的沙盘,中间是白的骷髅和一个黑色的小鬼,上边有一艘沉船,船是搁浅的,船上也有一个骷髅头,下面是一个印第安人手里拿到大刀和一只动物手里拿着棍子,他们在站岗,左右是两匹战马和两辆坦克,在保护着中心假山上的白骷髅和黑色的小鬼;最下边的水也象一道工事,被挖开,让水成为一道屏障,来保护中心的骷髅。这个孩子在4岁被继父抛弃在一家餐馆了,后来被收容,送到儿童福利院,在沙盘里有着强烈的护卫意识,防御着外来的危险。我在这里称呼他为Q吧,这个Q内心被抛弃后的创伤很明显的呈现了出来,Q的自我防御和保护、隔离呈现在沙盘上,中间是死亡阴影的笼罩,一个4岁的孩子被爸妈扔掉,就意味着死亡,Q的内心情结与死亡紧紧相连。这个创伤情结和阴影原型意象在这一部分上是重合的。
对儿童而言,什么会造成创伤呢?一个抑郁症的母亲因为担心无法养育孩子而试图结束孩子的生命;抛弃幼小的孩子;或者一个脾气暴躁的父亲对女儿的虐待与攻击;父母离异时的相互攻击;对父母的爱恨纠结;被继父继母不公正待遇;过早的父母去世的悲惨经历;性创伤的痛苦遭遇等等,这些重大的创伤会造成儿童心理极大的伤害。当然,父母不恰当的教育方式、老师的偏心、小伙伴们的孤立敌对也可能会造成儿童心灵的创伤。这些都会在幼小的心灵深处形成情结,深埋在孩子的无意识中形成情结。
 情结来自无意识,阴影来自集体无意识,阴影和情结的重合部位,让我们形成防御机制,逃离、隔离、不愿意面对,产生的能量会更大。
 感恩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的老师非常认真的授课,感谢安卓拉老师带病上课,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爱护。
 
参考书目:荣格文集(阴影与情结)
瑞士G.G荣格著 申荷永总策划 高岚主编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:029-84386656 13991945491联系人:马老师 QQ: 1845130674 邮箱:286713183@qq.com
Copyright© 西安市莲湖区春霞心理咨询工作室 地址:西安市南二环西段(西桃园站西安长峰医院)E动空间1408室 陕ICP备15012368号